項北飛沉思了片刻,找了個位置就坐下來。奚可瑤就沒那麼聽話了,她說道:「爸,我們不是犯人。」

0
106

「坐。」奚文軒又道。

「爸,項北飛同學他並不知情。」

「你說過了。」

「那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讓你坐。」

「不,我不坐!」

奚可瑤像是鼓足了勇氣,說道:「每次在家裏我都很聽你話,那是因為你總是喜歡替人做主,但是……但是這件事,這件事我想自己做主。」

「翅膀硬了。」

「我長大了!」

「那出去。」

「我不。」

「那你站着。」奚文軒說道。

奚可瑤哼了聲,一屁股坐下,道:「那我偏要坐下。」

項北飛:「……」

小丫頭還是太單純了啊!

奚文軒淡漠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兒,神情依舊波瀾不驚。

【你從容不迫地處理了女兒的叛逆問題,從容值+37】

他看向項北飛。

「很好。」

松花酿酒 他第三次重複道。

氣氛有些怪怪的,奚可瑤似乎打定主意要和自己的父親抬杠,而奚文軒接下來也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項北飛,像是在審視這個男生。

項北飛臉皮厚,也就隨他看。

「很好。」

奚文軒再次出聲道。

項北飛:「……」

不過他倒也淡定,反正對方不開口,他也懶得詢問,本來也不熟,不知道從哪裏找話題聊。

【項北飛從容不迫地坐在你對面,從容值+92】

「小瑤和我說過關於你的事情。」奚文軒淡漠地出聲道。

半晌,他又補充道:「任何事情。」

項北飛說道:「我們上次是拓荒小隊的隊友,一起在域外荒境裏訓練過,也在新生比試上……」

「包括你的每一個動作,喜歡說的每一句,以及你最喜歡吃什麼。」

奚文軒似乎並沒有聽項北飛在說什麼,只是自顧自地說着自己的話。

【你從容不迫都把自己話說完,從容值+27】

項北飛識趣地停下來,讓他先說完。

但是奚文軒說到這裏,也停下來,繼續打量著項北飛,不再開口。

氣氛再次陷入了沉默。

奚可瑤感覺有些尷尬,她小聲地說道:「項北飛同學,你不要介意,他這人怪怪的。」

項北飛說道:「沒事,我不……」

「那麼你和奚可瑤的事情,接下來什麼打算?」奚文軒再次打斷了項北飛的話。

「什麼打算?」項北飛問道。

「爸,跟你提過了,他都忘記了,那麼小的事情,而且那也不是什麼正經的約定,你不說我都不記得。」奚可瑤嘀咕道。

「正經不正經,不是你說了算。」

奚文軒冷峻地說道。

他看向了項北飛,問道:「你忘記了?」

「忘記了什麼?能否直接說明?」項北飛問道。

「婚約。你和我女兒有婚約。」奚文軒說道。

項北飛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奚可瑤。

奚可瑤支支吾吾地臉紅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解。

「過去很多年,你忘記可以理解。我和你父親酒後之言,本可以不當真,若是不願意,我和你父親商量一番即可。但是你父親不在了,如果我單方面解除婚約,就顯得過於欺人,所以這件事你必須給個答覆。」

奚文軒開門見山地說道。

項北飛驚異地看了眼奚可瑤,又看向了奚文軒,自己莫名其妙多了個未婚妻?

那麼接下來是什麼走向?

奚可瑤臉又紅了,她小聲地說道:「項北飛同學,你不用回復他,那是他們酒後亂給的約定,真的沒必要。」

「小瑤,你出去。」奚文軒說道。

「我不!」奚可瑤急了。

「我要和項北飛來一場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

奚文軒眼神冷峻地看着項北飛。

「你們不能動手!」奚可瑤急切地說道。

「男人之間的事情,就由男人之間來解決。」奚文軒繼續說道。

「我反對。」

「男人的事情,女人反對無效。」

「你這樣說,我會去媽那邊告……」

奚文軒一甩手,手上猛地捲起一道靈力,將奚可瑤捲住,沒等奚可瑤反應過來,奚可瑤就被關到酒店門外面。

任憑奚可瑤怎麼拍射門,都無濟於事。

房間里很快只剩下了奚文軒和項北飛。

【你從容不迫地把女兒攆出去,從容值+39】

項北飛:「……」

「所以你以前不知道婚約?」

「不知道。」

「那麼你現在知道了。」奚文軒目光炯炯地看着項北飛。

「是。」項北飛無奈道。

「婚禮什麼時候舉行?」

項北飛:「???」

「你想毀約?」

奚文軒身上騰起一股強大的氣勢。

項北飛瞪大了眼睛!

怎麼還有這樣迫不及待嫁女兒的?

我才知道這個消息,你好歹讓我考慮幾分鐘不行嗎?

「我女兒已經嫁不出了,你必須負責。」奚文軒說道。

「啊?這樣嗎?」

「她在家裏,早上吃飯的時候,跟我說項北飛同學是怎麼擊敗神火蛙的,看見我穿一件襯衫,她來一句項北飛同學的襯衫扣子和我的一個形狀。中午吃飯的時候,午飯里有鯉魚,她跟我說項北飛同學是怎麼擊敗荒獸神羅羽,我說神羅羽和鯉魚是兩碼事,她說魚和羽讀音相同。她滿腦子都是你,怎麼嫁給別人!」

奚文軒目光死死地盯着項北飛,彷彿這一切都是項北飛的錯。

項北飛驚異地看着奚文軒:「還有這回事?」

「她已經不是我的貼心小棉襖了,我很受傷。」

奚文軒的語氣很冷酷。

【你從容不迫地說出自己的感受,從容值+26】

項北飛:「……」

叔,咱不用說得這麼直白吧?

再說了,您要是受傷,不應該是很幽怨嗎?

為什麼要說得這麼冷酷啊!。 第三百六十一章錦安,不要!

顧兮兮被拽住了胳膊,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她反手一揮。

陸曼妮一時不防,跌坐在了地上。

她一拍大腿,就準備嚎。

只不過,哭聲才剛到喉嚨,就看到顧兮兮逼近了過來。

那氣勢洶洶的樣子唬的她一哽,半響沒能出聲。

「蠢貨,顧心妍剛才給我打電話求救。你多耽誤一秒鐘,她就多一分危險,你確定還要坐在這裡鬧?」顧兮兮冷冷開口。

陸曼妮愣住了。

她朝著四周張望。

這裡是醫院的門口,她坐在地上,很快就吸引了過往人群的注意,已經有不少人朝著這邊圍攏過來了。

陸曼妮一咬牙,爬了起來:「你說什麼?心妍有危險?我要跟你一起去!」

顧兮兮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隨你的便。」

扔下這句話,她就迅速走了出去,攔下了一輛計程車朝著沛城港口那邊而去。

陸曼妮沒來得及擠上車,只能招攬了一輛計程車,緊緊跟在後面。

車子大概行駛了二十分鐘左右,就到達了沛城港口。

顧兮兮站在港口的位置,放眼望去,發現港口裡面大部分的船隻已經出海了。

顧心妍只留給她這麼一個粗略的地址,也沒有說她到底在哪裡,這要怎麼找?

就在顧兮兮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陣汽車鳴笛的聲音。

她順勢看了過去。

赫然發現一輛軍綠色的越野車剛剛停了下來。

那輛車,怎麼那麼眼熟?

直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從車上走了下來,顧兮兮才驚愕的躲了起來。

墨錦安他怎麼也在這裡?

今天的他,似乎跟往常有點不太一樣。

雖然依舊是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可是顧兮兮卻能夠敏銳的感覺到,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致命的冷意。

墨錦安突然出現在這裡,該不會跟顧心妍有關吧?

想到這裡,顧兮兮多了一個心眼,悄悄的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