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蘇蘇和哈雷斯,早已經向外跑遠。

0
189

他們只需要承受一些高溫罷了。

看着遠處的金芒!

蘇蘇笑道:「小哈!你爹不行了!」

哈雷斯無言以對。

那傢伙是人類?這般浩大的威勢,便是他也從未可見。

他眼珠微轉,賠笑道:「蘇蘇大小姐,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留我爹一命啊。」

不管瑞斯能不能贏,哈雷斯先打個預防針。

蘇蘇咬咬手指,說道:「這要聽爹爹的呢!人家可是乖孩子。」

九陽連擊!

爆發出的能量太浩大了!

那無間煉獄斬的確很強!

一顆!兩顆!三顆!四顆!

直直斬破了四顆!

可是到了第五顆的時候,

刀氣已然出現了頹勢。

第六顆!

刀氣被徹底撞碎!

剩下三顆炎陽直接轟入了瑞斯身上!

巨大的爆炸爆開!

但是蘇文動作絲毫不停,直直衝入爆炸的火焰之中!

這些火焰對他無法造成分毫的傷害。

但是對於其他人,就是致命的火海。

火焰中,瑞斯喘著粗氣,拚命奔逃!

他已經不顧不上其他!

這一擊,徹底擊碎了他作戰的勇氣。

他此時極為狼狽。

身後的肉翅斷裂了一根,左臂消失了半個,身上許多地方,都已經被近乎烤熟!

他只能護住周身要害!

不過他的速度還是很快。

畢竟是天位九品。

兩人一前一後,自火焰中衝出,瑞斯身形連動,兩人追逃之間,消失在了天際。

這也是天位戰的常態。

打不過!就跑!

尤其是階位接近的情況下,想追上哪裏是那麼容易的?

「天魔血遁!」

瑞斯眼看甩不開蘇文,立刻顧不上其他,體內鮮血燃燒,使出秘術!

只見他速度陡然提升。

在蘇文驚異的目光中,化作一道黑光…直直飛走!

蘇文立於天空,搖搖頭,轉身離開,他不是沒有手段去追!

只是去追這個喪家之犬,再付出代價沒有必要。

而且眼看這遁光速度,蘇文便是同樣施展秘法,去追,也未必追的上。

「可惜了!」蘇文略微搖頭。

他轉身飛向蘇蘇所在方向。

當蘇文到了蘇蘇身邊的時候,發現哈雷斯就躬身立在一旁。

他一臉詫異,對蘇蘇問道:「他是怎麼回事?」

蘇蘇笑道:「小哈是我的寵物!」

哈雷斯賠笑着點點頭。

他現在是服氣了,眼前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剛剛那場戰鬥,絕對是他有生以來見過最強悍的對決!

而且失敗的一方,還是天魔族的大將之一。

天位九品的瑞斯。

蘇文皺眉教訓道:「蘇蘇,你不能學你娘,養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個苗頭可不太好!

而且蘇文看這個哈雷斯…怎麼看怎麼不爽!

「你是剛剛那傢伙的兒子吧?而且我記得你剛才說什麼來着?挺囂張啊小子。」蘇文輕聲說道。

哈雷斯之前在空中,可是很囂張的。

哈雷斯面色入土,趕緊下跪,哀聲說道:「蘇大人,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求您給我一個機會!」

生死面前,哈雷斯可不敢放肆。

這時候,蘇蘇上前,抱着蘇文的胳膊撒嬌道:「爹爹,沒關係啦,小哈已經被我的禁制馴服了,絕對不會出現問題的。」

之前蘇蘇便在哈雷斯身上弄了禁制,只不過相對簡單。

因為她的修為也不足以她做出過於複雜的禁制。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哈雷斯體內這個禁制,就是那個天魔珠也沒有任何作用。

蘇文摸了摸下巴,這哈雷斯,不殺也可以!畢竟是天位九品的兒子啊,說不定將來有什麼用。

至於蘇蘇所說的禁制,蘇文把手放在了哈雷斯頭上。

无路可退 這一感知,蘇文張大了嘴巴!

這傢伙腦袋裏是什麼?

這東西也太複雜了。

沒錯,那禁制陣法的精密繁雜程度,即便是蘇文都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想到瑞斯之前說的界源。

蘇文對哈雷斯冷聲問道:「你爹說的那個界源是什麼東西?」

這東西蘇文還是很介意的。

哈雷斯茫然的搖搖頭,道:「這東西我爹沒跟我具體說過,好像是其他世界的本源吧?這東西得到之後,似乎有很大的好處。」

蘇文皺起眉頭。

就在此時小蘇蘇,爬上了蘇文的肩頭,抱着他的腦袋親了一口,笑道:「爹爹要界源嗎?我這裏有一個!」

說話間,她攤開手掌,一片混沌霧氣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蘇文:「???你有你不早說…」

蘇蘇一臉委屈:「爹爹你也沒說要啊。」

多本 屠殺,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殺!

白猿山人越戰越勇,如同闖入羊群的惡狼,肆意地滅殺著這群島國精英。

洛塵嚇的命令就是不留活口。

此番大戰雖未在島國動手,但今後島國的勢力必將重新洗牌!

而洛塵也會多一條狗

宣武已經開始放棄了,在絕對的實力壓制面前,他看不到任何希望!

借刀殺人?!

宣武自嘲一聲,這明顯是魔墟白蛛帝和洛塵勾結好了!!

「洛塵,相信活著的我對你會更有用!」

宣武還在作著最後的掙扎。

「可我認為還是死去的你更好!」

洛塵手指在小九光滑細膩的鱗片上滑動著,淡淡說道。

這時候,白猿山人已經完成了對超階法師的收割,氣勢越來越盛的它猛然沖向了宣武。

「洛塵,你勾結海妖不得好死!!」

宣武發出了最後一句咆哮之聲,最後在白猿山人一擊落日棍下命喪當場!

就此,一代天皇隕落!!

戰場洛塵看都不看一眼,他揮了揮手將雙冕八岐收回,只餘下白猿山人一個。

「該回去了。」洛塵寵溺地捏了捏小九滑嫩的粉頰,輕輕道。

他現在並不想讓小九過多的暴露在海妖面前,所以也就讓她也回去了。

洛塵拿出八咫鏡,裡面的禁咒法師也只剩下晉山一人在苦苦支撐。

看松下明鳥面容狠厲的樣子,他明顯和老和尚想法一樣。

洛塵揚了揚手中的八咫鏡道:「怎麼催動這個?」

「如此,這般這般」

老和尚很仔細地講解起來。

按照其說的辦法,洛塵將被封鎖魔墟通道給解開了。

餘光撇到入口解開,晉山瞬間欣喜若狂,他以為是宣武幹掉了洛塵來解救他。

可是當他看到入口處那個面無表情的男人時,立刻頓住了。

而其身後的魔墟白蛛帝可不會愣住,鋒利的鬼絲化作了白色死神鐮刀無情地刺穿了晉山所有的防禦,洞穿了他的身體

嗤!!

然而之後更是以迅雷閃電般速度朝著洛塵襲去!!

白蛛帝那狹窄的眼睛里散發出歹毒的光芒,顯然它並不是臨時決定去偷襲洛塵的。

蟄伏已久的毒蛇一旦出動,就必定要見血。

鐺!!

洛塵身側的白猿山人一瞬間閃現到面前,擎天柱與白色鬼絲髮出了鋼鐵般的碰撞

一瞬間的寂靜之後,恐怖的氣旋出現在這海底魔墟,好似一剎那間抽幹了這裡所有的海水,出現片刻的真空!!

嘩啦嘩啦~~~

壯闊的波濤洶湧澎湃,恐怖的海潮拍打之力遠遠散去,而亞帝白猿山人以身化作定海神針,震懾四方!

洛塵為什麼單獨留下白猿山人,因為他也想看看其能不能憑藉它現在的神賦突破至帝王戰力!

白猿山人是一個慢熱性的選手,和超階打完就和禁咒打,和禁咒打完那邊挑戰帝王!

戰神之姿,越戰越勇給了他挑戰真正帝王的可能!!

不過洛塵看向白蛛帝,輕聲呢喃了一句:「沒想到這麼快就反水,也好,早點解決早點完事」

松下明鳥看到魔墟白蛛帝忽然間對洛塵出手,更是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