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私下對她的討論與好奇不斷。

0
100

但面上眾人還是很有風度的。

左葉宣坐在花園中一個偏遠的位置,剛剛跟嚴怡萱吵了幾句后她就為了躲親近跑到這裡來坐著。

單手托腮,左葉宣遠遠的看著這個聚會的女主角,對上那雙只露出來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卻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似的。

有點像……

左葉宣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處於失蹤狀態的女人的名字。

隨後趕緊搖搖頭,把這麼不靠譜的想法給甩出腦海。

「應該不可能是她。」

左葉宣暗暗嘀咕著。

「南宮尚應該不可能這麼瘋狂,把陸爺的女人搶過來吧?」

而且要真是蘇溪若,也絕不可能這麼乖乖的跑來當南宮家的兒媳婦。

應該只是眼睛長得像而已。

夏國這麼大,眼型相似的女人可多去了,應該只是巧合而已。

左葉宣不知道,如果今天來到茶話會上的是阿九或者秦離當中任意一個,不用在意蘇溪若本人,只要看到她懷裡正拿著一塊糕點慢吞吞啃著的小丫頭,就能立即猜出這對母女的身份。

左葉宣跟蘇溪若也就只有上次見過幾面,也從未見過她的女兒。

但凡是看過樂樂的照片,此時都能發現這個讓人震驚的秘密!

眾人的注意力也大多都在南宮夫人和蘇溪若身上。

至於蘇溪若懷裡的那個小姑娘倒不是沒人注意,只是對於他們來說,南宮夫人既然沒有介紹這個小丫頭的身份,那她們也就沒必要去深究。

若真是南宮尚的女兒,等到南宮家正式公開身份的時候,再好好恭賀也不遲。

整個會場,只有嚴怡萱用陰暗的目光盯著蘇溪若母女二人許久。

儘管南宮尚毫不留情面的報復讓她內心如今的恨多過於愛,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放在心尖上喜歡了多年的男人真的跟別的女人結婚生子后,嚴怡萱的內心還是不可避免的生出無數陰暗的想法。

表姐皺著眉盯著這個不正常的表妹,全程不敢放鬆警惕。

她是真怕這個被寵壞了的傢伙再鬧出什麼丟盡臉面的醜事!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最新章節、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桃花引、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全文閱讀、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txt下載、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免費閱讀、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桃花引

桃花引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跟男配結婚了、嬌妾、王府嬌美人、花瓶跟她的豪門前男友、重生之豪門嬌寵、反派的嬌軟美人重生了、豪門嬌美人是爽文劇本、古穿今之女配的小飯館、反派他前女友重生了、鹹魚女配是爽文劇本、

。 所有材料買齊,兩個人回到周家,已經十一點半了,周父在做飯,周母燒火,周郁等著吃。

周想搖搖頭,想改變二姐,有點難,比自己爸爸還懶,爸爸還能用東西調動,二姐這裡,目前還沒拿到她的死穴。

今天初五,周父做了很多的菜,鞭炮仍然是周想點的,凌然掛鞭炮遞燃著的樹枝。

看著小丫頭伸長胳膊,遠遠的點著引線,丟下樹枝,捂著耳朵,哇哇叫著跑回來,凌然是怎麼看她怎麼覺得可愛,可惜還不能到自己的碗里來。

中飯後,馬褂就帶著十來個人來了,只有水泥沙子到了,大家坐下喝茶,歇歇腳。

凌然幫著周父把床移到當門堂屋來,周母收拾收拾,把裡面的空間都空出來,好叫瓦匠師傅有空間做事。

磚頭拉來了,馬褂立刻讓人和水泥沙子,凌然帶一個人去河邊挖泥土。

一車磚頭卸下來,馬褂立刻帶三個人正屋裡的砌炕,正屋中間的土牆也被拆了,用磚砌空心牆做火牆,炕的進火口留在了當門堂屋的這邊。

馬褂的哥哥和弟弟帶兩個人,砌鍋屋裡西牆的炕。

兩個人專門和水泥,兩個人專門搬磚,兩個人專門拎泥桶。

人多就是力量大,且因為砌炕已經是熟手,三個小時,兩張炕和火牆就砌出來了。

大家又開始砌小鍋屋,小鍋屋的東牆不需要砌,后牆和西牆因為院牆低,不好借,只能順著院牆重新砌牆。

周想要求與院牆之間必須用水泥糊縫,否則雨水從兩牆間滲進來,鍋屋牆面總是濕的。

待鍋屋的牆體全部砌出來,天黑了,馬褂師傅帶著人回家了,不願意留下吃飯。

晚飯又是周父做的,因為周想跟馬褂師傅一起討論需要注意的事情。

晚飯桌上,周父說道:「想想,你買的預製板太多了吧?我看有五六十塊。」

「不多,除了房頂用預製板,小鍋屋和衛生間那邊腳下也用預製板,不需要打水泥地平,方便,然後院子里的,從正屋到這門口鋪上預製板路,從這路中間到院門口也鋪上預製板路,還有到衛生間門口,到小鍋屋門口都用預製板鋪路,家裡就會幹凈多了。」

「你這花了不少錢吧?」周母最心疼錢。

「嗯,材料費花了九百多,還沒算工錢呢!爸你明天還要幫著二姐做飯,中午留下他們十來個人吃飯,我去縣裡把事情辦好就回來。

凌然你在家裡幫我看著這些師傅行不,有什麼問題,馬褂師傅可以找你商量,我爸媽和二姐都不懂我的想法,只有你懂我的圖紙。」

凌然之前是打算跟周想去縣城的,但是現在小丫頭開口了,還說只有自己懂她(自動忽略後面三個字),高興的點頭,「好,我看著,你下午早些回來。」

周母聽說九百多,這個心疼啊!一輩子到現在就只有小閨女給的那點錢存下了。

周父也沒想到小閨女能輕易拿出這麼多錢來,這麼說來,她兩趟出去至少掙了兩千多塊錢,小閨女真能幹,還是要對她好一點。

周郁眼睛都睜大了,妹妹隨便都花了八九百塊錢,爸媽工資還不到三十一個月,這是不吃不喝兩個人一年多的工資啊!

看來妹妹很會掙錢,且掙多少錢家裡都不知道,從父母剛才的表情能看出來,妹妹給他們的不多。

真精,掙錢自己藏起來,把爸媽哄好了,爸媽還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錢,自己以後可要哄好了她,不跟她作對了,說不定她指縫裡漏的都夠自己花的了。

「妹妹真有錢!」周郁一副羨慕的口氣。

「那是,我大冬天的出去求爺爺告奶奶的掙回來的,現在為了接你們回來,都花光了,我還要想辦法掙錢。」

周郁一噎,「嗯,妹妹辛苦了,給,吃塊肉。」說完夾了一塊肉放在周想碗里。

「謝謝二姐,下次再掙到錢,我就給你買東西哈。」

「謝謝妹妹。」周郁不管妹妹說的真假,但是這話好聽,且當著大家的面呢!多少都會給自己買的。

周母看著鬼精的小閨女,無奈的笑笑,這輩子,大閨女是欺負不到她了。

晚上,周想叫自家媽媽一起睡炕上,「堂屋當門太冷了,你把被子抱這炕上睡。」

「那爸就該凍著?」周父羨慕嫉妒。

「爸,你大男人火力旺,晚上多放兩個熱水袋,堅持十來天,好日子就來了哈,你燒的煤我包了,你早早享福了。」

周父被小閨女哄的找不到北,抱著兩個熱水袋回正屋去了。

周母點點小閨女額頭。

母女仨睡一個炕,也不覺得擠,早上周父早早來敲門。

「快開門,凍死我了,裡面那炕潮濕,感覺更冷。」

周母起床開了門,周想把二姐拽起來,「快起來,把炕給爸爸暖和暖和身體。」

周郁不情願的從暖和的被窩裡爬起來,周想拽著爸爸,「你進媽媽被窩裡暖和暖和哈,我這就去燒小火慢慢炕干它。」

進了堂屋當門,確實冷的跟自己以前的鍋屋有的一比。

回鍋屋,夾了幾塊紅紅的煤塊,用鐵杴端進正屋,開始燒火熏炕。

不一會兒,屋裡濕氣騰騰,周想把碎蜂窩煤填進去,封好口。

看到封口板,就想到了馬褂師傅的頭腦靈活,竟然自己大批量的打制了封口板插煙板和篦子,給人家砌炕就直接帶過去銷售,十塊錢一套,翻倍賺,人才!

打開屋子所有的窗戶,回到鍋屋,「爸,你那屋進不去了,濕氣騰騰的,今天這屋待著吧!火你自己看著,就那麼封著炕著,你注意火別滅了就行。」

周父點頭,周郁的早飯還沒開始做,周想著急了,「二姐,你再磨嘰,都逃不掉做飯的命運,你必須認命,不然的話,你落了罵,飯仍然要做,何必呢?」

說完,自己用舊灶台燒了一把火,把一碗水燒開,煮了兩個荷包蛋,吃了就走。

周母看著大閨女,真是恨鐵不成鋼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四周並沒有人為破壞的痕迹,但屋內就是沒電。

沒辦法,只能拿出另一部手機,雖說有瑩目作為流弊,但看向東西還是用正常的眼睛好。

拿出手機,找到照明功能,燈光一打開就可以看清周圍的環境。

十分遺憾。

這只是一間空房,什麼血腥恐怖的場面也沒有,地面以及每一個角落都乾乾淨淨,絲毫想不通那兩人為什麼會害怕。

明明只是一間空房,為什麼會怕成這樣?

想不通只能繼續找,衛生間和幾間卧室都找了遍,連一根毛都沒有。

看來跟神經病呆在……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三十章複製出來的房 雲深不知處,叢林盛盛邊,神山濃集內,湖海廣闊旁,那座精緻山閣內,一襲白袍的男子驟然睜開一雙眼睛,其中有華光綻放。

他瞥向自己身上,那一道道猙獰可怖的傷疤已然被人精心包裹好,一身白袍也已經換成了嶄新一件。

望著周邊熟悉的環境,李清源輕輕吐出一口氣,緩緩站起,伸手抹過桌面,纖塵不染,屋內陳設,幾乎就與自己離開時候一模一樣,以及空氣之中若有若無殘留的那一抹馨香,想來應該是有人時常都來打掃的緣故。

也不知已經過了幾天,但是依照衛道子的修為,想來並不會太晚,朝游北海暮蒼梧的仙家神通,最開始可不就是道家的看家本領?

李清源內視下去,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又一次破鏡了,其實早在最開始,他就已經將體內的那條靈炁溪流擴展成了一副大江大河,波瀾壯闊的模樣,所謂啟靈境界,便是為了直通靈海境作基點,以體內那些個晝亮的星星發源另外許多小溪,最終匯溪入河,河流向瀆,走瀆入江,匯江化海,以此來啟發靈海,致使那一片神鬼志怪小說之中常常提到的神識海誕生。

如今的他只差將那周身大星下肉眼難見的溪流開闢「渠道」而已,伸手扯了把胸口,不知為何,當初那宋二斗並未下死手,約莫還是想要留下活口好向自己至今未見的幕後黑手邀功來著,只可惜和尚與書生在小白龍的指引下很快就趕來,徹底破滅了此人的心中算盤。

一念及此,拍了拍忽然悸動的心口,原來是小白龍此刻又盤踞在了自己心口的那道小月之上,將自己一團盤起,眼皮耷拉著,沉沉睡去。

揉了揉有些痛的腦袋,無緣無故地就因為那宋氏兄弟誤打誤撞的「撕心裂肺」「掏心掏窩」,就打通了自己體內一部分「渠道」,直接刺激得李清源如今內天地的漕運昌盛,只不過如今的李清源是船隻多,而物資少得可憐的境地。

至於有多麼少,單看李清源如今就連抬手都是顫抖不斷地模樣,便能瞧出一二。

所幸,李清源一拍自己如今乾坤袋,情不自禁地咧嘴笑了起來,笑得那叫一個猙獰。

無他,當時被他所獵殺的那些個大韓修士,那腰上纏著的乾坤袋皆被他給收到了乾坤袋裡,如今除了王子給自己的那三座小金山銀山外,有了這些個乾坤袋,終於是讓李清源有了絲錢包鼓鼓,走路不慌的「沉穩心安」。

只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三位靈海境界的大韓修士三顆乾坤袋隨著那金網炸裂,徹底不見了蹤跡,不然又是一筆富得流油的買賣,之所以是「買賣」一詞,打我不給錢啊?

心神沉浸到自己那乾坤袋之中,李清源這才有些心情沉重,因為那長髯刀客雖然未徹底毀去,體表卻也有猶如蛛網的裂痕密布,若是沒有自己那混有真龍精魄的血水「點滴」,估計就連那點身形精華也要消失,如今的神仙俑,勉強維持不死而已,沒有天材地到頭來還是個神仙難救的結局。

李清源忽然抬頭過去,之間自己的案頭窗外,突兀就垂下一顆頭顱來。

白袍少年人做了個我快要嚇死了的表情,女子便飛來一記白眼,什麼人呀!

李清源好奇道:「一個人?」

沐雪兒忽然氣鼓鼓地嘟起嘴巴來,「對啊,不許啊?」

李清源啞然失笑,有些不明白姑娘的氣性為何如此之大,難道是自己哪裡得罪了這位姑奶奶?

瞧見李清源這副不知所措的模樣,天仙般的姑娘便背過身去,偷笑呢,只不過很忍耐很忍耐地沒有嘿嘿笑出聲來,只是突然之間,不知道又想起了什麼,便不由又笑不出聲了,銀牙暗咬,粉拳緊握。

万族之劫 那孫子權初次見面的時候也沒覺得有這麼討厭的啊,反而覺得有那麼一丟丟厲害的,現在一見到那位見人便有微笑的男子,她便忍不住想要打人的。

她忽然笑盈盈用那一雙美眸打量著李清源,「要不你讓我揍一下?」

李清源苦哈哈著一張臉,攤了攤手,一臉你瞧瞧我這副模樣,還經得起您一拳否的表情。

眼見女子還真躍躍欲試,李清源所幸一仰頭,一副悉聽尊便的受氣包可憐模樣。

那她沐雪兒還需要留情?於是一雙鳳眸開始在李清源身上來回打量,果真就要瞧著哪裡能夠經受住她一拳下去,絕對打不死李清源,只會讓年輕人疼上一陣子,便在何處落拳頭的模樣。

李清源趕忙一改慷慨就義的模樣,可憐巴巴地問道:「還真打啊?」

於是她驟然停步,遠遠拋給李清源一物,背起手轉過身一步一腳印,無趣無趣,走了。

李清源愕然結果向自己投來的某物,終於沒能掩飾住眼前的激動神色。

其實走出門外之後,又悄然折返回來的女子從門框外露出半個腦袋,嘖嘖稱奇,「原來是個財迷。」

李清源翻了個白眼,而後強忍著心底欣喜道:「我這可是勞動成果,能不開心?」

細細將手中那三對一金一銀一天藍的乾坤袋打量一番后,李清源抬起頭問道:「對了,嘉措與韓逸去了哪裡?」

僅有一顆腦袋露出的沐雪兒點了點頭,「可算沒有見財忘友,還知道要問一問他們二人的去向。」

沐雪兒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一撇紅唇道:「那和尚被腦袋光禿禿一點兒頭髮都揪不著的大和尚帶走了,至於那個小書生,被他那個半點兒都不儒聖的儒聖師父給帶走了,你這乾坤袋是後來他們跟著咱們王朝的仙人重返戰場后撿來的。」

李清源蹙了蹙眉頭,並沒有經歷那場王朝近乎於一邊倒的仙人大戰,所以並不知道兩人的師父也在戰場,畢竟當初與老將軍岳獨尊的匆匆見面,時間緊迫,所以老將軍大體也只是告訴了自己將來會發生什麼,大致需要如何做而已,至於其中種種,老將軍畢竟不是那位老孫頭,心算即天算,李清源註定是要自己走一步看一步的,大體方向依照老將軍的指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