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0
97

阮澤離開了。

蘇文也安心了許多,畢竟監武司的人已經到了。

第二天一早,蘇文跟著左擎離開了月神堂。

「各位兄弟!我要走了!我走之後,你們不可以懈怠,每頓吃飯之前,定要高聲感恩教主恩德!」

蘇文大聲跟拜月教的兄弟們告別。

蘇文不會忘記,是他們給自己貢獻了大量的情緒值。

雖然這些人未來大概率都要被監武司弄死。

但是沒有辦法,誰讓他們跟錯了老大呢?

左擎帶著蘇文等人離開。

而另外一邊,吳困虎大軍穩步前進,殺的叛軍是節節敗退。

大量叛軍被殺散。

只是吳困虎並不知道,這些叛軍散去之後,卻又被人組織起來,重新帶走。

成為徹底沒有身份的黑戶,即便是死了,也沒有人知道。

這些百姓沒有辦法,因為沒有糧食就要餓死!

他們已經失去了一切。

親人,朋友,房屋,田產,也包括自己的身份。

叛軍大營中,一眾叛軍頭領滿臉笑容。

沒有任何打了敗仗后的頹廢。

一個男人笑道:「行了,各位,咱們的合作,到此為止了,各家有多少青壯,便也就此為止,接下來,隸州需要的是平靜,是安穩,我們要消化掉這次的好處。」

他們不著急,在吳困虎大軍到來之前,所有人都會散去。

李珏一臉冷然的出了大營,他是拜月教的代表。

作為拜月教教主四使者之一,他負責的便是與各大家族宗門聯合組織叛軍以及收攏青壯。

「戲演到這裡也差不多了,還剩下不到五千青壯,帶回總壇分發至各個分堂,也勉強夠用!」他喃喃自語道。 一個聊天記錄直接送句可可上了熱搜。

對於句可可的這種炒作營銷,看似要面對一時非議。

但長久來看,觀眾眼熟了她,廣告商知道了她,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也是很有手段了。

句可可,長相甜美可愛,她炒緋聞是認真的,對待事業也是認真的。

此時,更是懂事,她帶來許多甜品小蛋糕,正在分發,請現場人員吃。

吉祥順手也接過來一盒,嘗了一口,很好吃。

剛剛在「懷裡」學了一首歌,現在正餓著,幾口,吉祥就把小蛋糕吃光了。

姜安見狀,輕輕地搖了搖頭,他為吉祥感到有些遺憾。

用傾國傾城、沉魚落雁來形容吉祥,有些誇張,但是用明眸善睞、膚如凝脂來描述還是很貼切的。

身材也是前凸后翹,但不誇張,就很適中,很養眼。

不管局部還是整體都是美的,外形很贊。

如果能稍微收斂下脾氣,應該是很適合在娛樂圈發展。

但是,現在和句可可一比較,就這取悅人的手段,那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好吃但沒吃飽,吉祥見姜安只是拿著小蛋糕沒動,她就多看了幾眼。

姜安問:「想吃?不覺得熱量太高?」

待過「懷裡」,這點熱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吉祥點頭:「嗯,還餓著。熱量,就還好吧。」

姜安向前伸手,「給你。」

吉祥眉開眼笑地接過,「啊,謝謝,謝謝,你真是幫了大忙了。」

「看起來吉祥姐姐很喜歡吃這個小蛋糕,來,多拿幾盒。」句可可懂事地把一個裝著小蛋糕的袋子伸到吉祥面前。

吉祥愣了一下后,一隻手又抓出了四盒,嘻嘻哈哈道:「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

姜安突然有些心塞,你認為一個熱量就很高了?

不,她要吃六個。

吉祥是真擔心自己突然變成皮包骨頭的骷髏美人。

不知道吃多少才夠一首歌的學習,但多吃應該總是沒錯的,因為不會立即就胖死。

《愛情的樣子》——這檔新綜藝共邀請了四組男女嘉賓。

每一期節目都由嘉賓自編自導自演一個「愛情的樣子」。

今天是第一期,姜安編排的是初戀時愛情的樣子,共三個場景。

第一個是相識。

主要情節是姜小安和同學在籃球場上打籃球。

吉小祥去食堂吃飯,要抄近路,就必須穿過籃球場。

在通過籃球場時,吉小祥加快了速度,想快速通過籃球場,結果還是被天外飛球砸中了。

吉小祥被砸得當場蹲下,一手捂著頭,一手指著圍上來的一圈人怒喊:

「誰幹的,站出來,是想送籃球上西天,還是想送我上西天?」

姜小安站出來了,「我傳球的時候沒看到你,等傳出去,才看到你突然跑了出來。」

第二個是相互喜歡,但沒表白。

主要情節是吉小祥的好朋友喜歡上了一個男生,而這個男生喜歡打籃球。

好朋友經常賄賂吉小祥,拉著吉小祥去看這個男生打籃球。

吉小祥坐在籃球場邊一邊欣賞陽光大男孩們的奔跑、喊叫、流汗,一邊大快朵頤。

一天,好朋友喜歡的男孩走了過來,好朋友激動不已。

但是男孩走到吉小祥面前停了下來,蹲下,打開一瓶水送到正在吃炸雞的吉小祥面前。

吉小祥看了看水瓶,懵懂地伸手把放在身側的奶茶拿了起來和男生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再放回原位,繼續吃炸雞。

男生懵了,隔壁場地打籃球的姜安笑了。

好朋友有些難過地問吉小祥「你知不知道,他在跟你示好?」

吉小祥答:「知道,但我喜歡的人不是他。」

這前兩個場景已經磕磕絆絆地拍完了,吉祥補妝后要拍的是第三個場景—表白。

緊接著第二個場景,好朋友有些難過,站起來想離開。

吉小祥也吃完最後一支雞翅,站了起來走到一邊,把垃圾放進垃圾桶,準備跟上好朋友。

好朋友此時已經穿過籃球場,走到了球場的另一側。

吉小祥因為被砸過,有過教訓,沒有從籃球場地中穿,而是在籃球場地外圍繞了一下,這時好朋友已經走得更遠了些。

想追上好朋友,吉小祥需要經過另外一個場地。

就在她眼裡只有好朋友,快速向前追趕時,一杯飲料帶著吸管突然擋住了她的去路。

吉小祥停了下來,順著拿杯子的手向上看去,熟人,姜小安。

姜小安正在和一個同樣高高的男生在聊天,兩個男生都穿著籃球背心短褲,臉上、脖頸,甚至手臂上都有汗珠。

姜小安一隻手搭在腰上,一隻手拿著飲料杯子側伸著,背對著吉小祥的方向。

吉小祥看了看杯子,再看了看姜小安,再看了看杯子,低下頭就著吸管開始喝起了飲料。

吉小祥的操作,被和姜小安一起聊天的男生看得清清楚楚,他瞠目結舌地提醒姜小安有情況。

姜小安轉過頭來時,看到吉小祥正心無旁騖地與飲料戰鬥,他的手沒動,一直保持一個動作讓吉小祥喝完。

直到喝完,吉小祥才抬起頭。

這時看吉小祥的人不止是姜小安兩個男生,而是整個籃球場上的人,以及旁邊籃球場上的人。

吉小祥正視姜小安:「我以前喜歡過你。」

姜小安:「哦!」

「我現在還喜歡你。」

「是嗎?」

「你會喜歡我嗎?」

「會。」

「你是一時興起還是不懂拒絕?」

「我是圖謀已久。」

吉小祥怔住了。

姜小安滿眼笑意地牽起了吉小祥的手。

兩人手心都是濕漉漉的。

這個場景算是補拍,吉祥非常配合,但人變笨了,演得非常生硬。

也許是因為吉祥剛被雷劈過,又突然變得特別懂事、謙卑、認真,大家都對她多了些容忍。

劉啟剛耐心地指導了一遍又一遍,姜安也配合地引導著吉祥。

演技稚嫩,卻也有意外驚喜。

在姜安牽起吉祥的手時,吉祥的臉、耳朵、脖子全紅了。她把女孩子的羞澀極其自然地表現了出來。

劉啟剛:「不錯,這就是初戀的樣子。」

有工作人員在一邊附和:「嗯,此處應該有配樂。」

工作人員的有感而發,吉祥聽進去了。

森深不见鹿 她要「創作」,為競爭增加籌碼。 「白叔,我想問你件事,我有個朋友出事了,我想替她重塑身軀,需要什麼?」

「這件事可太難了。」白忍嘆了口氣,「不瞞你說,我之前也想過替我兒重塑身軀,但需要五家靈修最高級的聖物才行,別說現在五家分離崩析,就算原來關係好的時候,也幾乎是痴人說夢。」

「火系家主不知所蹤,我們土系完全歸了金系,水系和木系神隱,很少出現在世人面前,我們土系的聖物是息壤,金系的聖物是隕鐵,剩下的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你的朋友是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被個旋風吸走了。」

「那可能是被傳到其它小世界去了。」

「什麼?」

「我年輕的時候喜歡到處遊歷,去過不少小世界,但我不喜歡打擾,只喜歡觀察,有次好像傳送陣出了錯,到了個奇怪的地方,那裡全是各種被傳送過去的人,似乎也有旋風傳過去的,都沒有了靈力。」

「那個地方在哪?」

「好幾百年前的事了,我真是沒放在心上。」白忍想了好一陣,「你等我回去查查資料。」

為了防止蘑菇湯被靈氣沾染,她等到溫度差不多才端到房間里,又讓白忍弄出個隔絕靈氣的空間來。

「女兒這是做什麼?」

「馬上你就知道了。」洛蔓撕開封口的紙,打開罐子的蓋子,一股奇異的香氣順間溢滿了整個房間。

「好香,你在裡面加了什麼?」白忍眼睛都亮了,「我從來沒聞到過這麼香的香氣。」

他本來想說自己先喝一碗,但看到躺在床上的兒子,又默默讓到了一邊。

洛蔓手指一抖,喚醒了若蟲,它老大不樂意,似乎還沒有睡夠,洛蔓先給它餵了點靈氣安撫了一下,白和寧才緩緩睜開眼睛。

「好香!」他的肚子咕了一聲,洛蔓把晾好的湯送到他唇邊,一口湯下肚,他的眼睛立馬亮了,連話都來不及說,就大口地喝了起來,幾乎一罐湯都被他喝光了。

「好久沒這麼舒服了。」白和寧的臉紅撲撲的,額頭上滿是細小的汗珠,他掙扎著起身,「我覺得我很快就能好了,父親。」

「那就好。」白忍抹了把眼睛,「以後你要對姐姐好,都是她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