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情的享受,我留給你的大禮吧……」白狐面緩緩的摘下白色黑線的狐面,蘇子賢定睛凝視,面具下一張白色的紙人燃成灰燼。

0
164

呼呼呼……

白狐面的身軀,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眨眼間只剩下一張人皮。

「陰陽術?」蘇子賢輕盈的一躍,來到白狐面的位置,伸手拾起腳邊的紙片人兒,怔怔的自言自語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小心!」蘇子賢愣神的時候,黑煞大聲的提醒道。

蘇子賢躍起,腳下忽然有赤色的鎖鏈衝出,龍雀重劍斬斷鎖鏈,身影踏着龍吟聲離開之前的位置。

「噔噔噔……」地面開始不安穩的抖動,腳下的泥土不斷的凸起土丘,像是沙漠行軍蟻出沒一半。

沉悶的古怪響聲在震動中越來越明顯,蘇子賢一隻手緊緊的握著小彌兒的手腕,目光謹慎的望着腳下的一切。

「蘇子賢快走!是囚龍陣!」古劍帝憐的驚呼聲在蘇子賢的內心暴吼,與此同時,荒原之下暴起赤色的鎖鏈,土壤被無數飛出的鎖鏈接連衝起,蘇子賢摟着小彌兒在鏈陣中左奔右跑。

黑煞也在蘇子賢的身邊,不過他不擅長躲避,蘇子賢見到,對着黑煞擲出龍雀重劍,吼道:「黑煞你先走!」

黑煞一把握住飛射而來的龍雀劍,龍雀劍的鋒芒帶着他衝出腳下的鋼鐵牢籠。

黑煞被龍雀劍帶出,赤紅的鎖鏈便把他眼前的視線封鎖,鎖鏈像是剛剛衝出熔岩,帶着滾燙的高溫,彼此衝出地表后,在半空中飛舞,現在鎖鏈已成陣法,方圓十里範圍,被密密麻麻的鐵索封死。

鐵索彼此相依,更迭交錯后,呈現出一座鋼鐵澆灌的囚籠。

蘇子賢在陣中抱着小彌兒躲避漫天飛舞的赤色鎖鏈,鎖鏈每次的飛梭,都會封死蘇子賢的一條退路,赤色的鎖鏈升空時不斷的降溫,最後在極致的時候,正好和周圍的鋼鐵牆壁交匯在一起,依靠着鐵壁上的磁力牢牢的箍住囚籠中的飛鎖。

蘇子賢踩着橋樑般的飛索躍起,下方的鐵索已經越來越快,蘇子賢已經很難再出去。

「小彌兒……」蘇子賢對懷裏的小月神輕聲喚道。

「蘇哥哥。」小彌兒不敢有分毫亂動的縮在蘇子賢的懷裏,溫順的像一隻小白貓。

「我記得你說過你的箭術不錯,那麼觀察力和應變力,也應該過的了關。」蘇子賢笑道。

我没她美没她装 「……」小彌兒沒有應答,蘇子賢說到這裏,她總有一種不祥預感,就像是要失去蘇子賢一般。

「我一會兒把你投出去,上面是缺口。」蘇子賢目光看着上面還沒有封閉的天穹,說道。

「我不要,就算是死,我也不想和蘇哥哥分開!」小彌兒連連搖頭,銀眸中滿是驚慌的說道。

「能活一個是一個。」蘇子賢安慰道。

「我不要……」小彌兒委屈的哭道。

「別廢話!站起來!」蘇子賢大聲的怒吼,小彌兒嬌軀一顫,只能小聲的哽咽著。

蘇子賢躲避的同時,手臂還在給小彌兒提供支撐,小彌兒屈膝蹲在蘇子賢的雙臂上,藉著蘇子賢手臂的高度,小彌兒正好和蘇子賢平視。

這樣的視野,小彌兒從沒有有過,望着焦急萬分的蘇子賢,銀眸下滿是晶瑩的淚痕。

「準備好了?」蘇子賢粗粗的掃了眼近在咫尺的俏臉,小聲的問道。

「等等……」小彌兒感覺到蘇子賢的力道,忽然輕聲叫道,蘇子賢一滯。

小彌兒緊緊的抱住蘇子賢的頭,薄唇蓋在蘇子賢的嘴上,長久的擁吻之後,小彌兒俏臉酡紅的喘了口氣,說道:「我這輩子只喜歡哥哥一人。」

「跟誰學的?」蘇子賢嗔怪的苦笑,小彌兒雪膩的白皙小臉得意的回答:「偶像劇。」

「不學好!」蘇子賢評價之後,雙臂用出十成力,小彌兒在飛離蘇子賢手臂的瞬間,屈膝躍起。

白色的香風飛向囚籠的頂端缺口,小彌兒幾個完美借力,嬌軀躍過最高的囚籠之頂。

小彌兒回眸望向囚籠下方,鎖鏈已經快到超過了肉眼的追逐,黑色的人影和赤色的鎖鏈交錯,分不清蘇子賢的具體位置。

僅僅只是短短的幾秒,小彌兒的身軀飛出囚籠,沉重的黑影接住了她下墜的身軀,黑煞的幫助下,小彌兒安全落地。

「哥哥……」小彌兒從黑煞的身上跳下來,望着封死的玄鐵囚籠,撕心裂肺的尖叫道。

蘇子賢身在囚龍陣內,根本聽不到外面的吼叫。

囚龍陣:精鐵為根,玄力為妙,囚天鎖地,萬法皆空。

天穹處的光亮越來越暗,蘇子賢能夠規避的位置越來越窄,直到第一根鎖鏈刺穿他的手掌,蘇子賢從真正的失去逃竄的能力。

蘇子賢只感覺滾燙的鏈條穿過他的肉身,起先還能判斷數量,最

(本章未完,請翻頁)

終只能做任人宰割的羊羔。

「嘿嘿……看來是真的逃不出去了。」蘇子賢苦笑道。

公元2112年6月8日,早八點,居庸城城北城樓

冉冉被嬴淳安排在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冉冉憂心憂慮的時候,忽然沒來由的心悸膽寒,讓她內心失了方寸。

「子賢?」冉冉默默的望向北方,小聲的說道。

冉冉眺望北方群山的同時,步話機中也傳來喜訊:「城中暴亂忽然停滯了,危險種也都消失不見。」

「有點奇怪,大家不要放鬆警惕。」嬴淳的聲音也在通訊中響起。

「你那邊有什麼發現?」吳-龍-濤的聲音問道。

「城樓這裏見不到什麼異常。」冉冉言道。

「城中一片嘩然,目前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難道說是有人在外面幫我們?」吳-龍-濤意識到城內的局勢,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所為,這根源上,很可能是在城外。

嬴淳的見識比吳-龍-濤要廣上很多,他是不會像吳-龍-濤一樣隨意的下結論:「應該不會,危險種又不是詛咒之類的法門,一般是解不了的,除非是它們的直系關係的力量被解決掉了。」

「就像夕辰殺死風廉一樣?」冉冉問道。

「從目前的情況判斷下來是這樣的,就是不知道是誰幹的?」嬴淳手中的長戟輕輕的放心,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我猜應該是蘇子賢,除了他,我想不到其他人。」吳-龍-濤欣喜若狂的叫道,冉冉也說:「從目前來看,的確只有這個解釋最合理……」

「繼續巡查城內,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危險隱藏?」嬴淳抿了抿嘴說道。

「好。」吳-龍-濤應了一聲后,便去辦了,而冉冉則是正對的北方的群山,望穿秋水的杵在城樓上。

玉城中的子裕和謝子敬碰面,玉城的情況和居庸城的相差不多,重災區和輕災區都消失了危險種的痕迹,就算是殘種微粒也一點不剩。

謝子敬回歸常態的問:「子裕,重災區的危險種為什麼會全部消失不見?輕災區那邊好像也是如此,殘種微粒也平白無故的散去了。」

子裕從兜里摸出一張白紙,遞給謝子敬:「你看看這個。」

謝子敬展開白紙,以為會是什麼重要消息,不過只是一張沒有任何痕迹的宣紙,仔細的觀察宣紙的外形言道:「紙人?」

「陰陽術,紙片替身。」子裕頷首回答,自從蘇子賢和他提到紙片替身的事情,他就一直都有留意,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

「就是上次白臉兒用的?」謝子敬展開紙人問道。

「智能零號變異體,果然有兩把刷子,我們被涮了。」子裕輕笑着自嘲道。

「我們現在怎麼辦?眼下趕往居庸城應該還來得及,要過去嗎?」謝子敬詢問子裕的意思,蘇子賢是從居庸城出城的,如果選目標的話,應該會是居庸城。

子裕緩緩搖頭,一字一句的說:「調集全部力量,死守玉城。」

「死守玉城?」謝子敬不明白這是為什麼,還沒有問原因的時候,暗網的緊急通訊響起:「子裕,城外有情況!」

「說!」子裕問道。

「城外的荒漠中,忽然驚現黑壓壓的軍隊,從他們的服裝上來看,應該是先鋒軍。」暗網彙報城外大漠的戰況,子裕咬咬牙問:「來了多少?」

「漫山遍野全是先鋒軍,不過他們好像沒有準備第一時間進攻的意思。」暗網探子回答。

情话太多 「我知道了。」子裕掛斷通訊之後,咬緊牙關微微垂首。

「哪來的先鋒軍?」謝子敬問道,「不會是華北先鋒軍吧?」

「恐怕是的,這應該就是他的底牌,摸清我們底細的同時,然後找准了薄弱點。」子裕點頭回答。

「可是他為什麼選在玉城?」謝子敬沒有搞清楚這樣抉擇的目的,如果選在居庸城的話,那麼破城后就是直指首都,玉城後面,可都是荒山。

「玉城后明面上的確沒有什麼可攻略的目標,但是暗地裏卻藏着一處關鍵……他的目標是崑崙秘密基地,量子炮。」子裕回答。

————————————(開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本章完) (半小時)

魏無忌作為星辰戰線的首席指揮官,她很明白聖王宇宙理論的威力,再配合文明裁判所的理念,可以說兩個組織是完全對立的。

戰爭,並非隨意說說而已,而是現實。

魏無忌的態度讓李和也認真思考了起來,他給張冰發了個信息,讓他過來,然後看向藺文萱說道:「是該讓李社長來一趟了。」

藺文萱點了點頭,開始聯絡李岩。

偶然的碰面就這麼變成了正式會談,在政務中心準備了一間會議室,在李岩到場之後,會談就正式開始了。

一邊是李和他們,另一邊,只有魏無忌和李真熙。

李真熙有些手足無措的不自在,她雖然知曉自家首領的性格和風格,但事情發展如此急轉,這是她沒有料到,也相當不適應的。

金怡真也很為難,最終狀起膽子,將李真熙拉到一邊,魏無忌倒沒有阻止。

她孤身一人,氣勢卻仿若千軍萬馬。

咄咄逼人。

她撐著桌子,壓迫性的望向剛剛落座的李岩:「我只問一句話,那套聖王宇宙理論,你認為是否成立。」

藺文萱人微言輕,哪怕魏無忌已經認識到理論的可行性,但她依舊要李岩這樣的專家來下最後的定論。

李岩沒急著回答。

而是說道:「即便是在幻想降臨之前,我們的考古發現,許多證據也指明人類起源是在中國,人類文明的主體就是華夏文明。」

「我們回歸現實之後。」

「一些東西的調查反而不好展開了,包括近現代歷史的彌天大謊,也不允許被揭開,他們在文明石碑上以碑文的行事將歷史定性。」

「這一切的所作所為,為的就是避免一件事情。」

「避免讓世人知道,我們文明數萬年來探索的答案,掙脫歷史周期律的答案,是理想國、是聖王社會。」

「是要人人都追求成聖,才能做到的。」

「這樣結果,普通民眾可以泰然處之,畢竟,他們只是普通人,他們有足夠的心理餘裕,認為可以慢慢來,甚至與他無關。」

「但……」

「那些站在高位的領導者,就不一樣了。」

「他們是首當其衝的,要被進行靈魂考問的,要被質疑是否是真正的為人民著想的,是否是可以真正帶領人類前進的……聖人。」

「這會讓他們從根本上失去法統。」

「唯有崇拜財富、崇拜力量。」

「他們才能理所當然的居高臨下,才能理所當然的震懾天下,才能理所當然的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魏無忌。」

「你認為聖王宇宙理論是否成立呢?」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很顯然,正因為很少有人會知錯就改,才會善莫大焉,魏無忌的答案當然是聖王宇宙理論是成立的。

至少,在她看來,比現行的世界觀要更加可信一些。

正因為如此,正因為知道自己的路走錯了,魏無忌也就越發不能讓這種理論佔據正統了,否則,星辰戰線存在的意義又在哪裡?

告訴他們。

不用急著發展科技,發展生產力,我們先解決文明內生矛盾,在這個解決的過程中,生產力就會伴隨著提升?而我們的文明覺悟以後,不論是否有其他覺悟的文明,未來都是一片坦途,我們沒有敵人,我們不需要緊迫的發展,我們唯一的敵人就是自己?

這不是扯淡?

「歷史研究社的專業性,我很相信,我相信你們既然有了成熟的理論,在證據鏈上也一定接近完美,同時對如果完成這套理論,也有相應的方案雛形。」

「但你們總是枉顧現實的。」

「你們要做的東西,顛覆性太強,也必然引發人類內部的劇烈鬥爭,更是當前局勢下的一種天方夜譚。」

「不論是否成功。」

「你們都會帶來毀滅,你們都在顛覆現有的世界。」

我没她美没她装 「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戰爭開始了,夥計。」

…………

這女人風風火火來,風風火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