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0
37

「除非你讓我摸摸你胸肌!」白喬薇的眼底帶着張牙舞爪的小興奮。

「腹肌也行!」

看着她眼中明晃晃的調戲之意,蕭傅郁不由伸手輕輕敲了一下她的前額。

有些無語的故作冷了臉。

其實,打心底里來講,面對這樣大膽的白喬薇,他並沒有任何不悅,甚至心底里詭異的生出了一絲說不明白的小驕傲。

實在是她眼神清明中帶着的那種那種調笑太靈動,讓他無法生出不喜之情。

「別鬧!」

「小氣!摸一下都不行,哼!」白喬薇哼了一聲,將身子轉了過去。

可惜了可惜了,調戲失敗!

早知道她就不應該直接開口說出來的。

她就應該趁著蕭傅郁不備,直接偷襲的!

實在是蕭傅郁不僅長得好看,那身材也實屬無敵了。

寬肩窄腰大長腿!

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哥哥的腰不是腰,奪命三郎的彎刀。

哥哥的嘴不是嘴,安河橋下的清水。

身邊躺着這麼優質的男人,卻碰不得,她好氣哦。

就在白喬薇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隻溫熱的手突然搭在她的腰上。

然後,又落在了她的後背上輕拍起來。

緊接着,帶着熱氣的話語在她耳旁響起:「睡吧,我哄你睡。」

白喬薇被他那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撩撥搞得忍不住顫慄了一下。

她快速將自己的身子轉了過來,得寸進尺的將自己的腦袋枕在蕭傅郁的胳膊上,另一隻手搭在蕭傅郁的腰上。

如此以來,她便跟蕭傅郁成了面對面躺着的親密姿勢。

她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蕭傅郁的睫毛,他的睫毛長而濃密。

她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蕭傅郁的鼻子,他的鼻子高而翹挺。

她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蕭傅郁的雙眼,他的雙眼深邃幽深。

她還能從他的眼睛中看出屬於她的身影。

此外,還有他優美如櫻花的唇,光潔的下巴,性感的喉結……

白喬薇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隨後,她迅速將自己放在他腰上的手抬起,想去摸一下他的喉結。

可惜的是,蕭傅郁早已有了防備。

在她將手抬起的功夫里,直接伸手將她的手握在了掌中,然後用自己的胳膊將她的手禁錮在他的腰上不能動彈。

他聲音中帶了一絲嘶啞的開口:「乖,閉眼,睡。」

「喔,好叭。」白喬薇悻悻的點頭。

偷襲失敗。

不開心 ̄へ ̄。

就在她閉上眼睛的那一刻,蕭傅郁的吻突然落到了她的額頭。

只一下,輕輕淺淺,溫熱柔軟。

白喬薇又蹭的一下睜開了眼,眨巴著雙眼盯着他的唇看。

「還要!」

然後,她的雙眼又被蕭傅郁用手給蓋上了。

「睡!」蕭傅郁聲音強硬道。

「!!!」白喬薇。

啊啊啊!

好氣!

這蕭傅郁要死啊!

每次她都準備安分睡覺的時候,他就過來搗亂。

然後她想搗亂做點兒什麼的時候,他又一本正經的拒絕她。

憑什麼哦!

她不同意!

不服氣的白喬薇抬腿就往蕭傅郁身上壓,然後想藉著這個機會趁機將被他暫且禁錮在懷裏的身軀解救出來。

她的力氣一直都不小,方才只是順着他的意思罷了。

可現在,她想囂張一會兒。

於是,蕭傅郁以為的那個得到了午安吻就會乖乖休息的白喬薇卻突然動作極快的伸腿壓住了他的雙腿。

然後身子一動,將他上半身也壓住了。

她嘴角帶着得意笑容的望着被自己壓制住的蕭傅郁,右邊胳膊抵在他胸前鎖骨下方,另一隻手勾起他的下巴輕抬。

「小福魚,你不乖哦~」

「接下來,由我代表月亮來懲罰你~」

「……」蕭傅郁被她的舉動跟稱呼雷的里焦外脆,一時有些驚住。

然後便看到她溫軟的唇落在他的唇上輕咬了一口。

緊接着,她的手落在了他的喉結處,輕輕的摸了一下。

再然後,她那不安分的小手又往他衣服里探去。

蕭傅郁耳尖又熱又紅,身體里一股無名的燥熱席捲而來。

便是連他的呼吸,都不自覺地加重了幾分。

就在這時,門外遠遠的傳來了妮妮的聲音。

「爹爹,娘親,熱水燒好了,聞靜姐姐問,我們中午吃雞湯麵還是雞塊拌面?」

聲音傳來的時候,白喬薇迅速跳到一旁角落躺好,還將被子拉開蓋在自己身上。

眼睛閉上,裝睡。

躺在另外這邊的蕭傅郁:「……」

他沉默了三秒,正準備起身出去的時候,大胖的聲音緊隨其後。

「噓,妮妮,小點兒聲,爹爹跟娘親休息了呢,別吵到他們。」

「中午的飯飯,你想吃什麼,就讓聞靜姐姐她們做什麼叭。」

「真的嗎,哥哥?我想吃雞塊拌面!雞塊拌面裏面有雞塊,好多肉肉。」

「可是雞湯麵的湯也很好喝哎!」

「唔,哥哥,我兩種都想吃!」

妮妮的聲音小了很多,可蕭傅郁的聽力很好,還是一字不差的全部聽到了。

「那就讓聞靜姐姐她們兩種都做一些。」

「嗯嗯,可以哎!」

「我剛教你的那些,你背過了嗎?一會兒娘親要考我們了。」

「啊,我現在就去背。」

「……」

兩道聲音很快遠去消失了,蕭傅郁無奈的輕笑一聲,然後將視線往白喬薇身上落去。

這一看才發現,她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真的睡著了。

睡着后的她面容恬靜,氣質安然舒和。

他發現,白喬薇其實長得挺好看的。

她的五官看起來很大氣,很舒服。

就是這麼一張臉,若是跟京城的那些貴女一樣,換上錦衣羅裙,扮上最流行的妝容,再配上她獨特的氣質,應該會特別好看吧。

她的眼睛很大,雙眼皮,睫毛彎彎的,長長的,臉由以前的胖臉瘦成了如今的福氣臉。

蕭傅郁突然就想到了白喬薇爹娘跟兩個哥哥的長相。

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跟那一家人相比,白喬薇是他們家裏長得最好看的那一個。

而且,他記得,白喬薇有一個從小帶到大的平安扣,可她的兩個哥哥都沒有。

那平安扣他上次看到過,質地極好。

东夏 便是拿到京城中去,想要找到比它質地還好的,也不太容易。

影蕊 按照白家的那個條件來看,他們居然買得起品質那麼好的平安扣嗎?

蕭傅郁不由陷入了沉思。

影蕊 。 第四十二章拜師古德

過目不忘,這種事古德只在傳說典籍裏面見到過,傳聞有些人天資聰慧,記憶能力超絕,但凡見過的東西就會直接印刻在腦子裏,永遠不會忘掉,可這種事也只存在於傳說中罷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能夠真正做到。

眼下,雲逸凡竟然說自己過目不忘,這讓他難免有些懷疑。

可問題是,雲逸凡會拿這種事來開玩笑么?畢竟,這種事是真是假,一試就能知道了啊!

「小傢伙,我就給你半刻鐘的時間,若是你真的能夠在半刻鐘之內記住整本書冊的內容,那麼你也不用去找其他老師了,本統領馬上就收你為徒,親自指點你煉丹,如何?」

思緒片刻,古德猛地一咬牙,對着雲逸凡道。

如果雲逸凡真的擁有過目不忘的本事,那在整個大元帝國,甚至是周圍的數個帝國之中,都可以說是絕世天才了,若真是如此,他收了這個徒弟簡直就是血賺哪!

而如果雲逸凡說的是假的,對他來說貌似也沒什麼損失。

「多謝大統領成全,既然如此,那屬下這就開始了。」

雲逸凡大喜過望,說起來,他之所以透露自己過目不忘之事,就是希望得到古德足夠的重視,因為在他看來,既然要學習煉丹,那麼當然就是跟最厲害的學啊,而整個虎翼軍大營,又有誰的煉丹技藝能比得上古德呢?

心裏想着,他這便拿過靈草大全,洞察之眼和天機之心同時運轉,飛快地閱讀起來。

不到半刻鐘的時間,一本靈草大全就已經被他悉數看完,其中的內容無一遺漏地印刻在了腦子裏,不僅如此,在熟讀書冊的同時,他的洞察之眼和天機之心已經把書冊上面所有靈草藥草的特性全都分析了一遍,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放眼整個大元帝國,再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本靈草大全了。

「大統領,屬下已經看完了。」將最後一味靈草熟記於心之後,雲逸凡輕輕地將書冊合上,旋即對着古德笑道。

「這……這就看完了?!」古德的嘴角微微抽搐,心緒久久難以平復。

此時的他難免有些患得患失,一來,他真的希望雲逸凡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因為那樣的話,他就可以得到一個世所罕見的天才弟子了。

可問題是,真的有人能夠在半刻鐘之內看完整本書,並記住裏面的所有內容么?這種事怎麼聽起來都有些不真實。

「我且問你,這本靈草大全裏面有一味靈草,特性不溫不寒,但也可以說是又溫又寒,你可知我說的是哪一味靈草么?」

深吸一口氣,古德先讓自己徹底靜下心來,隨後便開始對雲逸凡出題。

「大統領說的應該是第三十四頁第五行所記載的游龍草吧?游龍草生長於冰川火山之巔,既吸收火山之熾熱,又得寒冰之陰柔,可謂世所罕見的奇珍,五級丹藥陰陽靈玉丹,就是用它來調和特性的。」

古德話音剛落,雲逸凡便是微微一笑,十分輕鬆地回答道。

「這………這…………」

聽到雲逸凡的回答,古德剛剛平復的心緒頓時變得越發動蕩起來,因為雲逸凡回答的簡直一點都不錯,不僅如此,雲逸凡竟然還精確地說出了游龍草所在的頁碼和行數,如此記憶,簡直堪稱神乎其技啊!

「我再問你,書冊裏面有記載一種丹藥,名為赤火丹,你可還記得此丹的煉材和特性?」

猛地搖了搖頭,古德再次努力平復自己的心緒,繼續對雲逸凡發問道。

「赤火丹,四級丹藥,修鍊火系功法之人在衝擊先天之時的輔助靈丹,此丹藥性霸道,若是服用不當,有引火焚身之危險,所以需要同時服用中和丹藥水靈丹,煉製此丹的靈草一共有九十六種,分別是天葵、紫參、玉薯…………」